icon
想在商场口红机给女友抓一支?做梦!
发布于 Feb, 16, 2019




有没有一个瞬间,你觉得一切尽在掌握?

你面色绯红,牙关紧咬,音乐声簇拥着你跃跃欲试的冒险细胞试探,出击,然后随着索然无味的一哆嗦,瞬间跌入谷底?

熙熙攘攘的闹市区,耳边传来了女朋友恨铁不成钢的 “ 真不争气!”

在娃娃机面前,绝大多数男人和女人,做着人类的本质,偶尔的意外,不是周期的逃逸,是必然的轮回。

 让炮灰先行 

 “ 你们走!我断后!”

唐国强老师说过:“ 不会抓娃娃的挖掘机司机不是好蓝翔学徒。” 一百年前,那个在巴拿马开蒸汽挖掘机的小伙不会想到,他无数次挥舞的巨铲,砸醒了一个糖果小贩,发明了初代娃娃机 “ 伊利挖掘者 ”。

从此,娃娃机的爪子抓住了吃糖小孩儿、醉酒大汉、情场赌徒以及吃货们的心。

( 万物皆可抓 )

对于设计娃娃机的厂家来说,抓娃娃就是一个概率游戏,商家可以随意调节参数,所有的秘密都在一块小小的主板上。

 

娃娃机调节概率其实就是调节抓力,最基础的主板的下端有五个旋钮,分别调节天车( 就是你通过摇杆操作的那个金属装置 )左、右、上下的移动速度以及强抓力、弱抓力。

很多差友在抓娃娃的时候眼看着就要抓上来,但是爪子就在移动到出口的一瞬间脱落,那感觉就好像。。。打喷嚏的时候被人捂住了嘴,恨不得踢一脚解解恨。

 

其实就是商家把全程的抓力分段设计,强抓力即爪子从抓到物品到返回到顶部这一区间的抓力。之所以叫强抓力,是因为在这一阶段只要技术对头,角度准确,可以保证抓起物品。

 

一到顶部,弱抓力就产生作用,降为强抓力的三分之一甚至更低,根本经不住移动到顶端的轻轻一碰,甚至根本不用这点撞击力,娃娃就会掉下来。

 

在强弱抓力的相互接交中,伴随着 “ 哇!” “ 草!” “ 哎。。。” 的永恒配音,在商场,在地铁口,在电影院,在卫生间门口,上演着一出出动人的悲喜剧。

小小的幸福唾手可得,也可能倏忽间溜走。

 

别急,只有强弱抓力还不够让你欲罢不能。在主板上,还有几个模式调节的指拨开关,其中有两个十分重要,它控制的是弱力时间和强力时间。调节的弱力时间越长,你抓到物品的概率越低,反之强力时间越长,成功的概率更高。

 

假如你在弱抓力的时候正好处于强抓力时间内,那你抓到娃娃的概率会高出不少。

总之,这个概率游戏由 “ 力量 ” 和 “ 时间 ” 共同决定,外显到概率就是 “ 抓十五次中一次 ” 这样的数字几率。如果你不小心碰到设置成 50 次中一次的娃娃机,那你赢得小确幸的概率可能比喝喜茶正好不排队的概率还低。

 

当然,也有例外。

 所有的大神,都是交够学费的优等生。

 

“ 哪有随随便便的成功,不过是积累之后的蜕变 ”

 

几无例外,每个人口中的 “ 大神 ” 都是实打实砸钱练出来的。

 

花椒从去年十月份开始抓娃娃,三个月花了近两万块钱,还专门买了一台二手娃娃机练习,如今,基本能做到每次去抓娃娃 “ 有所收获 ”,谦虚的自称 “ 路人大神 ”。

 

娃娃机爱好者们基本上都了解机器的原理,在经过了初期 “ 十抓九空 ” 的懵懂岁月后,他们开始研究正确姿势,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并形成了几大派别,不断壮大。

 

玄宗

 

这派的的教众基本属于只学了一点理论皮毛就急于上场的半吊子。临床表现常见于对 “ 甩爪 ”、“ 转爪 ” 等专业动作迷之痴迷。在娃娃机前疯狂旋转摇杆,身体也随之摆动,摇的机器不断 “ 呻吟 ”,妄图一爪定情,实则屁用没有,还有可能把机器背后的插头摇掉,引来工作人员彬彬有礼的白眼。

这类人似乎明白 “ 甩爪 ” 的惯性道理,但并不了解这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奇怪的是,极低的成功率并不影响相信甩爪玄学的人大有人在。

捡漏族

 

这派的选手明显是精通概率学的数学高手,他们往往长期游弋在商场娃娃机旁,有着极强的隐蔽能力和耐心,悄悄计算着每台娃娃机抓取失败的次数,在适当的时候一击制胜。没有太多技巧的他们懂得精准打击,抓住概率的 “ 牛鼻子 ”,往往收获颇丰。

你瞧,那些刚刚垂头丧气的情侣,都是 “ 捡漏族 ” 成功路上的炮灰。


剑宗

 

这派其实是娃娃机圈儿大神辈出的所在。他们的神话在抖音、贴吧、QQ 群广为传颂,人数极少但是是支撑圈儿内荣光、和不断进取的娃娃机厂家斗智斗勇的中坚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在剑宗,最看不起的就是那种 “ 捡漏族 ”。


“ 歪门邪道通过别人垫钱的方式获得成就,有点可耻。” 不止一位娃娃机爱好者向差评君表达这样的看法。

深入了解你才会发现,在剑宗眼里,从走近娃娃机的第一步起,就是研究的开始。

天车的大小、爪子的情况、娃娃的形状、挡板的高度都是影响成功率的要素,卡位( 以爪子抓住娃娃的最小闭合点为目标 )、挂爪( 适用于有绳子的娃娃 )、甩爪、拖拽( 多次位移 )都要根据不同情况综合使用和反复练习,方成大器。

除非你和花椒一样,买台机器回家练,否则只能砸钱出真知。

 ( 小黑胖斥巨资买回了一台娃娃机,现在在角落吃灰。)

当然,娃娃机爱好者们也奉行平衡原则。有些老板故意把爪子调的不能甩也没有力,俗称 “ 摸摸爪 ”,坑不懂行的路人,当地的娃娃机爱好者会被拉入黑名单圈内唱衰;而那些性价比高的商场娃娃机,他们也会适可而止,同时商家也可以借他们的技术吸引人流。

 

花椒说自己的师傅是广西圈内不折不扣的大神,但据他保守估计,为了这个爱好,也花了十几万。


 小确幸经济风口,这波韭菜合理收割?

 

“ 管你是投机还是投资,赚到钱的才是成功。”

 

公开资料显示,国内在运行娃娃机在 2017 年就已经达到 200 万台,并且在以每年 30 万台的速度增长,并且逐步衍生出剪刀机、口红机等爆品,甚至出现了线上娃娃机,而且下载量高的惊人。

( 图片来源:速途研究院 )

 

这波娃娃机风口上,问题依然多多。

 

以爆红的口红机为例,这个以 “ 闯关得口红 ” 为噱头,只要通过类似 “ 见缝插针 ” 等闯关类小游戏就可以拿到礼品的装置去年开始在各大线下商场爆火,谁不愿意玩游戏的同时,拼技术拿走品牌口红呢?

慢着,其实这玩意儿和娃娃机原理一样样儿的,而且更暴利。

 

同样是后台控制概率,口红机更加精准,如果说娃娃机还有利用机械原理走走技术流的可能,那么口红机的几率为零。之前有视频流出顾客在最后一关戳到转盘空隙处,却被系统弹开显示闯关失败,就是因为还没到后台设置的中奖概率。

差评君在和口红机厂商的交谈中,对方透露那是因为初代口红机技术不完善 ,做的太假,现在自己的机器绝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买家想调多少概率就是多少概率。

 

而线上娃娃机就更暴利了,省去了店铺的租金支出,每个娃娃成本在 3~5 元,正版授权的娃娃在 15~50 元,但同时线上娃娃机单次花费要比线下高出不少,而每台娃娃机可以 24 小时全天候运转。

 

难的是线上娃娃机基本只有两个机位,不能调整观看,摄像头存在延迟。更骚的操作是,有些不良 APP 还设置了红外瞄准器,但其实瞄准器本身就是歪的。。。

在差评君进入房间十几分钟,不断地有人尝试,但无人成功。花椒说市面上的线上娃娃机  APP  自己基本都试过,但是十个有九个都是坑。

一般线下娃娃机成本包括机器、租金电费、娃娃、人力成本,一台需要 2~5 个月回本,成本更低,利润更高的线上娃娃机,回本的速度也是翻倍的。

这暧昧的散发着赌博味道的小小游戏,真让人欲罢不能。

( 图片来源网络 )

尽管抓娃娃由于商家推陈出新的设置似乎总在赌博和游戏的边缘徘徊,但是并没有具体的法规进行界线上的划分。目前主要的法律依据是文化部 《 娱乐场所管理条例 》 和 《 娱乐场所管理办法 》 。作为娱乐游戏产业中的一小部分,娃娃机是可调控游戏,通常认为是一种正常的商业行为。

顺便说一嘴,亚洲娃娃机的先驱日本在 2017 年报道了一宗打击娃娃机欺诈的行动,当地警方逮捕了一家位于大坂的游乐场老板,原因是设置 “ 绝对抓不到 ” 娃娃机涉嫌欺诈,从 2015 年至案发,遭到多人投诉,估算造成消费者损失达 600 万日元( 约 34.6 万人民币 )

目前,国内网络游戏抽奖和合成均需要公布概率,而 《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 》第十条:经营者进行有奖销售不得存在下列情形:( 仅以第一条为例 )


( 一 )所设奖的种类、兑奖条件、奖金金额或者奖品等有奖销售信息不明确,影响兑奖;

那么既然作为后台可以人为设置游戏获胜概率的概率游戏,经营者或许可以尽到如实披露信息的义务,让消费者作出自主选择,是否要参与。

不管怎么说。抓娃娃带给了我们很多意想不到的快乐和满足感,希望在风口上的它,不要变了味儿。



“ 希望大家都能获得这小小的幸福! ”